亲爱的,现在,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吗?

2019-09-23 14:27 来源:未知

   亚由美:
*该怎么做,才能让自己最喜欢的人,变成最喜欢自己呢,就只是这样小小的条件,为什么,总觉得永远也达不到,就这样一直,一直下去。。。。。
*对只为一句话就如此悲伤的自己,感到焦虑,还有,对将这种焦虑明确传达给真山的自己,更加焦虑,无法自拔,
    *“真山。我喜欢你,喜欢你。
  恩。
  超喜欢。
  恩。
  喜欢你。
  恩。
  真山。我喜欢你。
  恩。
  喜欢你。
  恩。
  超喜欢。
  恩。谢谢。”
  当她趴在真山的的背上,无助地一边又一边地呢喃道“喜欢你”的时候,有多少人一起心碎了?
*要怎样做才算是放弃呢?就是决定要放弃,然后照那样去做吗?与自己的真心,渐行渐远,那样的话总有一天,那茶发的味道,冰冷的耳朵带来的触觉,透过衬衫从后背传来的温度,全部,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日子会来到吗?这种心痛的感觉我也会,全部,全部,不留痕迹,好像从开始就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......
*这种感情,不是那种因为不能成为交往对象就说:“好的,我明白了“,然后就轻易迅速消失的东西吧。
*夏初,我在阳台的花盆中栽下紫苏和罗勒,它们在夏日的阳光下茁壮成长,可是7月的台风,使最高的一枝紫苏,咔嚓一声折断了,妈妈看了折断的紫苏后说道,它已经无法复原了,从折断的部分摘下来吧,这样枝会长高,又会长出繁茂漂亮的新叶来的,可是我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,因为,长在枝头的小叶子们,还很健康,比起折断之前几乎没有一点变化。几天后我来到阳台,折断的紫苏无法承受自己的重量,在土上挣扎着,正如妈妈所说,这种情况只能从折断的地方摘下来,只能在哪里了解,重新让枝长高,即使如此我还是,无可救药地踌躇,无法折断这种心情,无法折断。。。
 *我只想听那一句话,盘起头发,选好和服,大惊小怪地穿上和服,穿上不习惯的木屐,心砰砰直跳,不为其他任何人,只为你的一句话,满载心愿,希望哪怕只有一点变化,你的心也能倾向于我,为什么我要做梦呢,翻来覆去,还不厌其烦,就像只记着一件事的傻瓜一样
*那时,在摩天轮落地之前, 我认真的想过,要是世界消失,不复存在就好了.
      山田说这话的时候,是否让你想起了曾经对某个人的挂念?
  其实世界不会消失,摩天轮也不会落地。
*我不明白,如果真的喜欢,就应该能祝他幸福的啊,我,正如刚才你在车中所说的那样,其实,我真的希望它们吹了,一直一直都这么想。。。
*祈祷自己的幸福,和祈祷另外某人的不幸,有时是一体两面的关系, 究竟祈祷什么才好呢?
*你无论如何重视其他人,我也不会因此而被折断,总是能够坚持下去,真山,即使你因为想到了那个人而露出的不安的表情,我的心也不会因此而碎裂开来,拼劲全力,即使哭泣也没关系。
*我不知道在她出国之前,那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不过,我能感觉到,偶尔接到理花小姐的电话,他的声音,比起之前,有了一丝变化,混杂着平静而深沉的声音,没错,他终于博得她的温柔以待了
*在校园的橙色灯光里,在金木犀的香气中,寻找所爱之人的身影,很多次走过可能会见到他的地方,希望能多见他几面,多听听他说话,好漫长,好漫长,我的。。。。。
*为什么,为什么呢?总缠着我不放,那个沙丘的沙子和那副表情,还有,那句话。。。。
*一时感觉我的心仿佛被他看透了,于是就跑了出来,其实我是想打电话的,有很多话都想对他说,也有很多话想问他,不知为什么,我很讨厌这样想的自己,因为,如果我这么想,那么一直以来喜欢真山的心情,就会变成谎言,不论在别人看来,我有多么丢脸,多么难看,喜欢他的这种心情,只有这种心情,冰冷而明亮,是我的宝贝,我不想被救孰啊,我曾想一直喜欢着真山,一直为他而哭,然而,这个男人回来,我非常高兴,而且,非常。。。痛苦
*一直都有这种感觉,就算在我眼前,可是她却像不知注视着何方,虽然现在在这儿,但总觉得会那样悄然地擦肩而去

真山:
*所以,我拼命地留出距离,尽量不接近她,手里的牌不够,即使接近,就像这样,也只是制造距离而已,尽管知道,却要重做,从头再来,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?拼命的思念,使劲挣扎着,但是,我只明白了一点,光思念就令我心痛得都要碎了,无法离开你的理由,只要又这份心痛就够了
*我在期待什么呢,我时常想,声音能记住多久呢,我很不安,在脑中反复多次播放,能想起,还能想起,但是,如果,就这样再也无法相见,最终剩下的,是身影,还是,声音呢?
*她那如同自言自语般的小声呢喃,渗透在雨幕中的风景里,融化开来,变成如同困倦,如同寂寞,如同幸福一般的心情
我一直都那样的不安,每当一件工作结束的时候,每当她哼起那首歌的时候,每当抬头望着月亮的时候
*问她起床的时间,为她调好闹钟,为她关掉了房里的灯,在她安睡的时候也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压迫胸口的幸福感,心中一片焦躁,脑内纷纷乱乱
*左手边,看得到无色的日本海,车子沿着被漆黑的岩石包围着的狭长国道,一路向北,最后,终于来到了荒芜尽头的她的故乡,我知道, 又一个拖累她的羁绊被解开了,离别的唱片,仿佛片片被撕得粉碎
*选择取决于生存意义,对有些人来说是爱情,也有人不是这样的,阿久是被自己心中觉得必须要做的事情驱使着,这比爱情更重要吗?这不是哪边重要,哪个正确的问题,当然这也是无法计算得失的,在为此烦恼之前,本能就做出了判断阿

竹本:
*虽然没办法留住要流逝的东西,但现在就这样维持现状吧,只需一小会儿
*最近很奇怪, 明明自己就在这里,却又觉得不在这里,某些要做的事,非得要做的事,必须着急的事,尽管这些事很多,回过神来,只能翻来覆去地想起过去的事,翻来覆去,翻来覆去。。。。
*小时候,我不明白摩天轮是为什么而存在的,很缓慢,只是高而已,只坐一次就厌倦了,过山车和环形滑车,我眼里只有那些令人兴奋的游乐设施,不过,如今总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,这种名叫摩天轮的游乐设施,是为了和喜欢的人一起,慢慢的,跨越天空才存在的,也许是,一边说着“有点害怕呢”。。。。一定是
*上帝啊,什么是想做的事?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它呢?如果找到它,就能变强大吗?从哭成一团的她的身上,我感到的,只有无限的,强大
*有想做的事而哭泣,比起找不到目标而哭泣,哪一方更痛苦呢? 我只知道一件事, 就算运用我现在掌握的所有词汇,也无法让她的眼泪停止
*在我还年幼的时候,骑着那辆不管去哪里都陪着我的蓝色自行车,有时候会突然想,如果一直不回头的话,我能去到多远呢?现在也会时常想起,那个时候我想要验证的,到底是什么呢?
*我。。。当时什么都不知道,就连即将发生的事,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,因为,她就在那里,就像平常一样,一直陪在我的身旁
*滨美祭的第一天,虽然已是午后,却仍刮着强风,天空偶尔细雨朦朦,一整天都这样阴沉,在阿久展出的那副,在无限晴空下有如金色潮水般延伸出去的银杏树大道的画作前,一日之中,观者流连,络绎不绝
*我在想,我一直都在想,没有结果的恋情,究竟有没有意义,消逝了的东西,和从没存在过的事物,是否相同?现在我明白了,是有意义的,确实有阿,就在这里
*时光流逝,总有一天,一切都将变为回忆,但是,有我,有你,有大家,只为寻找同一样东西的,那段奇迹般的岁月,将会永远,伴随着甜蜜的痛楚,在心中某个遥远的地方,一直,都在令人怀念地转动着

阿久:
*想要尝试的事情太多,在我心里,想要创作的东西,永无止境的散落在周围,我追赶着那一个个飞舞着的形象,抓住它们,与它们搏斗,好好品尝它们的滋味后将它们吞下去,起好名字,放回属于它们的位置,如此反复,消耗了大量的时间,我想打开所有的箱子,但是要把它们全部打开的话,人的一生实在太短暂了,每个人的一生中,能够打开的箱子是有限的,但是,要是有一个能并肩作战的人的话,如果有他在的话。。。。不行,他有他自己的人生,而我,并没有将它夺走的权利,
*没有比这更温柔的句子,从他的嘴里说出,很温柔,听上去却是如此的悲伤,简直,像是远方呼唤着我,因为,我是第一次听到,他这样的声音
*喜欢下雨,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,自己仿佛也要一起被吸进去,喜欢阿修的房间,有书的香味,摆放着素描薄和颜料的橱柜,喜欢雨声,让人安心,仿佛被轻柔的抚摸着,山丘,小草,屋顶,还有我,是雨,阿修就好像雨一样,看到他的身影就能让人安心,变得容易哭,迷路的时候,无论何时也一定会来找我,不论何时,都温柔的向我伸出手,阿修一定是我的雨,和他在一起时,倘若深深的呼吸,像草木一样不断长大,一直都带着仿佛很为难的表情温柔的笑着,我最重要的人

美和子:
*据说之所以会有那种有人出现在梦中的情况,是因为对方想见你的心情穿过身体,飞进了你的梦中

野宫:
 *你最喜欢的那个男人,就要和别人一起去远方,就算如此我也不会多说一句,你一定又哭了很多次吧,我会在你最失落的时候出现,用最诚挚的表情听你倾诉,一路走来,你明明都已经哭了那么多次,对你温柔一些,轻轻地应上几句就好,今后,你不应该再继续哭泣了,然后,你会来到我的身边,可是,你还是会哭吧,在我的安慰无法触及的遥远的地方,一个人哭泣。。
*再等一下,再等一下我就能回去了,所以在我回去之前,不要再一个人哭了,拜托了,不要在其他人面前哭,

森田:
*人生不留下什么就没有意义,怎么会有这么蠢的说法,你活下去就好,能和我在一起就好,对我而言这已经足够了
*才能,才能这东西,什么才算是才能,才能,大家都这样随意地去妒忌去讨厌去憎恨,最后什么也不说默默的离开,好空虚,我已经不想再继续了,放弃拥有的一切,所以想要陪伴她,我明白的,我在撒娇,向这样柔弱的女子,太差劲了

合:曾经不知道,就连感觉也做不到,应该就连预测也做不到,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也。。。。接下来的每一天也。。。。任何的。。。。
 
  摩天轮,自行车,风向标,陶瓷制作器,在整部片子中,始终不停的回转,也回转着所有人的青春,爱情,友情,始终是青春永恒不变的主题

   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,可以让你不可一世的骄傲,赖以生存的自尊,荡然无存,而他只需对你温柔一笑,你便宁可委曲求全的站在背后,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。但当任何一个女子悲伤时,上帝未必降临那么一个人,来到她身边,安慰她,陪伴她,代替她疼,拥抱她。所以,她只能故作镇定的说,我挺好。亚由美便是如此,她的爱注定得不到自己期盼中的回应

   也曾想过如果让我来写结局,我会如何改写?原著的结局似乎都是退而求其次,理花是如此,山田是如此,叶久美也是如此,那么这一个轮回中如果多了一个人,或者少了一个人,是不是结局会完全不一样呢?而野宫究竟扮演得是怎样一个角色,山田的救世主吗?还是只是上帝补偿山田的一个礼物呢?如果山田的专挚超出了野宫的想像,那么她又会不可避免的伤害他,到最后,谁也无法被救孰。
    友人曾经教导,人要学会跟自己妥协,幸福很多时候都是自己骗自己,这句话总让我感觉到一种不见眼泪的悲伤和一种不见血肉的折磨,生活仿佛总在营造一个又一个的缺陷。 一面教导你积极向上,努力生活,一面又让你不得不妥协,也许生活真的无法十全十美。。。。

    你觉得残酷吗?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2019正规彩票app发布于娱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:亲爱的,现在,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吗?